短间隔、大编队出动!不是战机而是医疗包机
来源:短间隔、大编队出动!不是战机而是医疗包机发稿时间:2020-04-07 09:51:55


来接杨勇的救护车司机“全副武装”,有礼貌地询问情况,并记录下了杨勇在俄的第一次体温36度1。“这是我第一次坐救护车。这边的规定是,检测没有感染者也要隔离14天。”杨勇到达豌豆湖疗养院已经是当天晚上11点多,疗养院厨师给他做了顿夜宵:红菜汤和面包。吃过饭后,杨勇终于可以躺在床上睡个好觉了。

原本以为入境俄罗斯就没事了,结果没想到的是,3月18日杨勇行驶至莫斯科附近大卢基市又一次被拦下。当时,他正在市内一路旁停车休息。俄罗斯交警看到中国牌照的汽车便过来询问,并查看他的相关入境证件。

杨勇回忆,自己没有在车上准备防护和消毒用品,所以一到就芬兰就直奔药店,但是没有买到口罩和消毒液,后来问了几家也都卖完了。幸运的是,在芬兰一个旅游点,杨勇碰到了一个戴口罩的中国人:“他也是重庆人,看到我的车牌是重庆的,就和我聊起天来,正好他有多余的口罩,就给了我一个。”

3月16日,俄罗斯发布消息,3月18日至5月1日将临时限制外国人入境。就在关闭国境的前一天,杨勇抵达俄罗斯准备通关。“边检工作人员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商讨,最终给予我放行。我特别感谢他们,要不是他们,我可能还在欧洲疫情区‘流浪’。海关人员还给我发了一个口罩。”

杨勇在朋友圈里记录着自己的隔离生活:“吃了睡,睡了吃,估计要长胖了。”14天很快就这样过去了。临出院前的最后一顿早饭,疗养院的厨师给他盛了好大一碗饭。一位医护人员称赞杨勇是个好小伙,很喜欢他,在这里没有添任何麻烦。

杨勇介绍,他在疗养院住的楼有两层,大约50个房间,他一个人住在二楼的一个四人间。开始几天还有人住在其他房间,后来他们都离开了。医护人员基本就只为他一个人服务了。

就在这几天,托尔卡切夫说要带杨勇去乡下住几天,体验下俄罗斯乡村生活。这位俄罗斯朋友还说:“没啥麻烦的,我们是命运共同体嘛,就应该互相帮助,只是不知道村庄还让不让进,祝我们好运吧。”美国白宫卫生官员和研究人员透露,美国因新冠肺炎死亡人数最终或低于一周前预测的10万至24万。

据新华社此前报道,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、流行病学教授张作风也曾表示,白宫公布的10至24万这个预测区间合理,“不过,美国目前采取的措施比较有效,发病率和病亡率可能比预估低,实际死亡病例也可能少于10万。”

“被俄罗斯人留宿,他和我聊起了命运共同体”

3月31日,拿到护照的杨勇终于解除隔离了。临走前,疗养院院长送给他一盒巧克力。杨勇感激地说,“这14天里全疗养院6个医护人员轮流照顾我,太感谢了!本来是不想回国给祖国添麻烦,没想到反而在俄罗斯给大家添麻烦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