纽约护士绝望控诉:疫情已然失控 政府辜负了我们


不久,“健康浙江”通报,该嘉兴病例乘坐的航班CA1716,有25名经北京转机至杭州的境外人员。其中座位号29C的乘客从德国出发,经荷兰转机至北京,随后与上述嘉兴病例同乘CA1716至杭州。达到杭州当晚,座位号29C的乘客被接回金华集中隔离,后核酸检测阳性,目前无发热、咳嗽等呼吸道症状,为无症状感染者。

其中,3月24日和3月26日从首都国际机场CA934(巴黎-北京)航班分流到呼和浩特白塔国际机场的2名患者,按照对入境人员新冠肺炎防控的相关要求进行了排查,经自治区、呼和浩特市两级专家会诊,诊断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。

2020年3月29日7时至30日7时,内蒙古自治区报告新增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例、疑似病例7例。

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柳东如介绍,经过艰苦努力,湖北省、武汉市的“内防扩散、外放输入”取得阶段性重要成果。武汉主战场的疫情传播基本阻断。

当晚,章某由金华市转运车辆全程受控接回金华,入住金东区集中隔离点医学观察。观察期间未出现发热、咳嗽等不适症状。因接通报同机出现确诊病例(属嘉兴市病例),27日对其采集咽拭子检测,结果核酸检测阳性,遂转入定点医院隔离。28日出现发热、咳嗽等症状,综合流行病学史、临床症状、实验室检测结果,诊断为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。

27日下午,金华市卫健委通报显示,“座位号29C的乘客”为留学生章某,在金华集中隔离点医学观察期间,无发热、咳嗽等不适症状。因接到前述嘉兴病例确诊的消息,3月27日,当地对章某采集咽拭子检测,核酸检测结果阳性,为无症状感染者。

而根据上述金华市卫健委3月29日的通报,在被确定为“无症状感染者”的次日,章某便出现了发热、咳嗽等症状,被诊断为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。目前章某病情稳定,在定点医院隔离治疗。与该病例同车接回的返金人员均已落实集中隔离医学观察,无其他密切接触者。截至2020年3月29日24时,内蒙古自治区已连续40日无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、无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疑似病例。

柳东如表示,当前湖北、武汉防控任务仍然艰巨繁重。随着经济生活逐步恢复和逐步解除离鄂离汉通道,社会从相对封闭静态转向相对流动动态,人员流动性加大、人员集聚带来的反弹风险增加,零星散发病例和局部暴发预警风险仍然存在。

3月18日以来,除23日新增1例确诊病例外,无新增确诊病例。武汉市整体由高风险区降为中风险区。武汉市新洲区、黄陂区、江夏区、蔡甸区、东西湖区五个区为低风险区,其余8个区为中风险区。

通报显示,患者章某,男,24岁,德国汉堡大学留学生,原住址金东区。章某于3月20日6时(德国时间)乘坐荷兰航空公司KL1776航班(座位号11D)从德国汉堡机场出发,经荷兰转机。3月20日14时(荷兰时间),乘坐中国南方航空公司CZ346航班(座位号37H)从荷兰阿姆斯特丹机场出发,3月21日8时(北京时间)到达北京首都机场。21日14时乘坐中国国际航空CA1716(座位号29C)从北京首都机场出发, 20时到达杭州萧山机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