雄安新区设立三周年 探访重点项目建设现场
来源:雄安新区设立三周年 探访重点项目建设现场发稿时间:2020-04-07 03:39:39


“第一次坐救护车,检测没感染也要隔离”

时间退回到60天前,杨勇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在俄罗斯经历14天隔离。这位26岁的重庆小伙、梦想着把中餐连锁做得比肯德基更强的热血青年,2019年12月22日从重庆启程,一路北上穿越中俄边境,开启一段横跨亚欧二十国的自驾之旅。然而,伴随着杨勇向西行驶的车轮,一场影响深远的疫情正迅速蔓延。

离家3个多月,又在俄罗斯隔离14天,被问及是否想家时,杨勇顿了顿说道:“还好还好,我个人比较独立,家里人确实担心过,希望我能早点回去,但现在也回不去了,只能积极面对,我会注意做好防护的。”

疗养院为杨勇提供洗漱用品,换洗衣物可以交给护士用洗衣机洗,保洁阿姨每天打扫两次房间。隔离期间,医护人员都特别友善,知道他是健康的,完全没有“嫌弃”他。

美联社称,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(FDA)在新的指南中允许医院使用急救呼吸机代替标准呼吸机,前者通常只在急救车中使用。该机构还表示,在某些状况下,用于治疗打呼噜的呼吸器也可以用于新冠肺炎感染者的抢救。

“看来欧洲也开始暴发了。”3月14日,杨勇在朋友圈里写下这句话,然后就马不停蹄地开了8个小时,在俄罗斯关闭国境前顺利抵达。这时的杨勇还不知道,等待他的将是一场难忘而特殊的体验。

杨勇介绍,他在疗养院住的楼有两层,大约50个房间,他一个人住在二楼的一个四人间。开始几天还有人住在其他房间,后来他们都离开了。医护人员基本就只为他一个人服务了。

“被俄罗斯人留宿,他和我聊起了命运共同体”

3月16日,俄罗斯发布消息,3月18日至5月1日将临时限制外国人入境。就在关闭国境的前一天,杨勇抵达俄罗斯准备通关。“边检工作人员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商讨,最终给予我放行。我特别感谢他们,要不是他们,我可能还在欧洲疫情区‘流浪’。海关人员还给我发了一个口罩。”

杨勇在朋友圈里记录着自己的隔离生活:“吃了睡,睡了吃,估计要长胖了。”14天很快就这样过去了。临出院前的最后一顿早饭,疗养院的厨师给他盛了好大一碗饭。一位医护人员称赞杨勇是个好小伙,很喜欢他,在这里没有添任何麻烦。